小說網 > 電影世界冒險記 > 第五卷 鋼鐵俠 第二十二章 臨終遺言
    第二天一大早,陳衛萍就急急忙忙的趕到燕京。

    昨天夜里從京城來的一個電話,讓一向泰山崩于前都面不改色的陳衛萍,再也不能保持淡定的神色。都來不及準備,就連夜吩咐秘書小劉開車,直奔京城。

    經過夜里幾個小時的趕車,陳衛萍終于在早上急急的趕到了燕京。

    因為老爺子連夜被轉移到了解放軍總醫院,所以陳衛萍也沒有去皇家園林,直接趕往總醫院。

    來到醫院門口,吩咐小劉將車子停好,陳衛萍就風塵仆仆的進了醫院。

    等陳衛萍到的時候,病房門口以及站了一大堆人。

    陳衛國、陳衛民等老陳家二代子弟和三代晚輩,除了流落在外的陳航,悉數到齊。每個人都是面容悲戚,幾個小字輩的臉上,還掛著淚痕。

    除了老陳家的人,還有一些政府官員也在場,陳衛萍更驚訝的看到,一號首長竟然親自過來了。

    此刻,一號首長正神情嚴肅的和一位頭發花白,穿著白大褂的老人說話:“孫院長,陳老是我黨元勛,國家柱石,請你們一定要竭盡全力!拜托了。”

    說完,一號首長就握住老人的手,重重的晃了幾下。

    這位身穿白大褂的老人,陳衛萍認識,乃是解放軍總醫院的院長,也是醫學界的泰山北斗,國家科學院院士,授予中將軍銜。

    聽到一號首長這么說,孫院長也是表情沉重,鄭重承諾:“請主席放心,我們一定竭盡全力!”

    孫院長許下這個承諾,便推開病房的門,走了進去,親自上陣。

    看來老爺子的病情真的到了極其危險的地步,連一號首長都親自坐鎮。

    眼見孫院長帶著幾名醫生進了病房,陳衛國就迎了上去,恭敬道:“主席,謝謝您能親自過來,請先到休息室休息一會吧。”

    一號首長就神情嚴峻的點點頭,舉步向休息室走去。

    眾人也都跟了上去。

    陳衛民落在后面,陳衛萍就跟了上去,輕聲問道:“二哥,爸的情況怎么樣?”

    陳衛民臉色很不好看,搖搖頭,沉聲道:“很不樂觀,院方已經下達病危通知書了……”

    聽到二哥的話,陳衛萍的臉色就是一沉。

    看來,這一次的難關,老爺子真的很難渡過去了。

    以陳老爺子在國內的地位和威望,醫院無論做什么決定,都是非常謹慎的,老爺子的病情肯定已經到了無法控制、醫院也束手無策的地步,才敢做出這個決定。

    孫院長親自出馬,恐怕也只是抱著“最后一搏”的意思,盡院方最大努力。

    一號首長并沒有待很久,只休息了幾分鐘,就起身告辭,他的身份,就注定了他不能將時間耗在這里,還有許多國家大事,等待他去決斷。

    一號首長離開后,其他官員也都相繼離開,沒過多久,病房外就剩下老陳家一家人。

    眾人都在病房外等待孫院長的消息,每個人的臉上,都充滿了悲傷的表情,氣氛顯得有些沉重。

    傻子都知道,老陳家能有今天,完全就是因為有陳老爺子這個大靠山,失去了老爺子的庇護,陳家將風光不再!

    尤其是陳衛民,臉色更加陰沉的可怕。

    看到二哥這個樣子,陳衛萍倒是知道一二。

    二哥陳衛民在京城為官多年,仕途上可謂已經上升到了一個瓶頸,想要再進一步,必須外放為官,干出點政績。

    聽說下一屆,將會有個省wei書記的位置空出來,陳衛民就動起了心思。

    省wei書記位高權重,是非常重要的一個實權位置,在古代,那就相當于封疆大吏,如果陳衛民能坐上這個位置歷練幾年,對他的仕途,絕對有難以估算的幫助,說不定在未來,進入權力中樞也說不一定。

    當然,省wei書記這么重要的位置,競爭自然也很大,各方勢力,都在暗中打主意。

    本來,陳衛民資歷足夠,自身能力也有,又加上有老爺子這個大靠山,爭取這個位置,勝算還是非常大的。

    但是在這么重要的節骨眼上,老爺子突然不行了,可以說對陳衛民的影響非常之大,本來有七成把握的事情,現在恐怕不足一成。

    俗話說“樹倒猢猻散”!

    可以想象,一旦老爺子挺不過這一關,那些依附老陳家的勢力,肯定大多數要轉投他人,說不定還有落井下石的。

    勢力到了老陳家這個層次,一切結盟,都是為了利益。

    而陳衛民夢想的位置,肯定也要受到巨大影響,陳衛民臉色難看,也就理所當然。

    眾人都默不作聲,希望病房里能傳出好消息。

    忽然,陳衛民的妻子嘆口氣道:“唉!爸的身體本來就不好,偏偏還要長途顛簸,去看衛軍的孩子,那孩子脾氣也真是太倔了……”

    聽到二嫂這句話,陳衛萍臉色一變。

    這是要把所有的過錯,都往陳航身上推啊!

    二嫂這看似不經意的一句話,有可能堵死了陳航回家的路,看看小輩們個個都升起同仇敵愾的表情就知道,陳航想要認祖歸宗,只怕沒那么容易了。

    陳衛萍甚至注意到,連大哥陳衛國都是眉頭一皺。

    可這樣的話,陳衛萍卻不好反駁,總不能將過錯攬到老爺子身上……

    見二哥面無表情,陳衛萍忽然有些傷心。

    二哥不吭聲,顯然也是贊同這句話,或者說,就是二哥授意的……

    陳衛萍忽然有些心灰意冷,老爺子現在還在病房,二哥一家就開始勾心斗角了,不難想象,老爺子離開后,陳家以后會變成什么樣子。

    這時,病房的大門忽然被打開,吸引了大家的注意。

    孫院長滿臉疲憊之色的從病房里走出來。在他的身后,跟著同樣神色疲憊的眾醫師,個個都是神情嚴峻。

    陳衛國連忙疾步上前:“孫院長,怎么樣?”

    孫院長猶豫了一下,才小心的斟酌著用詞道:“陳老暫時清醒過來了,但是我們無法保證,他能保持這樣的狀態多久……”

    看得出來,孫院長有很多話沒說出來,眾人的心就沉了下去。

    “陳老有些話要對你們說,你們進去吧……”

    所有人都臉色絕望,幾個小輩,甚至都哭了起來。

    老爺子,這是要留下遺言了……

    悲傷歸悲傷,老爺子最后的遺言,眾人都還是要聽的。

    在陳衛國的帶領下,眾人都一一進了病房。

    老爺子看到自己的兒孫們,似乎想抬手,但是只能動了動,就頹然無力的垂下去。

    陳衛民心眼最多,連忙趕過去握住老爺子的手。

    “爸,您有什么想說的?大家都在聽著。”

    話音一落,病房內就響起一片低沉的“嗚嗚”哭泣聲。

    面對死亡,老爺子到是神色很平靜,目光在兒孫們的臉上一一掃過,最后看著陳衛國,老爺子緩緩張開了嘴:“衛國,南北重地,守土有責,切記不可疏忽懈怠!”

    陳衛國立即雙腿合攏,腰桿筆挺,敬了個軍禮,中氣十足的道:“是!”

    老爺子就點點頭,對大兒子,他還是比較放心的。

    目光,又落在陳衛民身上,對二兒子,老爺子只說了八個字:“戒浮戒躁,堅持原則!”

    二兒子的脾性,老爺子自然知道,所以送給陳衛民這飽含深意的八個字。

    “是,爸,我知道了!”

    陳衛民為官多年,早就練就了喜怒不形于色,很少流露出自己的感情,此刻,卻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淚。

    不管如何勾心斗角,對自己的父親,陳衛民還非常尊敬的。

    老爺子輕輕的拍拍陳衛民的手,對大家道:“你們都先出去吧,衛萍留下。”

    不管眾人怎么想,這時候都沒人會忤逆老爺子的意思,除了陳衛萍,其他人紛紛都走了出去,陳衛國還關上了病房大門。

    “爸!”

    看著病床上奄奄一息的父親,陳衛萍忍不住痛哭出聲音。

    對這個乖巧的女兒,老爺子一直疼愛,輕輕一笑,虛弱道:“傻孩子,生老病死,人之常情,不要為我太過傷心。”

    “爸,您胡說什么,您一定會好起來的……”

    陳衛萍是真的舍不得父親就這樣離開。

    “我的身體我清楚,不用說這些……”老爺子說到這,閉上眼呼吸了幾口氣,忽然道:“衛萍吶,爸還有個心愿未了……”

    陳衛萍連忙道:“爸,您有什么心愿,盡管說,女兒一定幫您完成。”

    老爺子道:“為民的性子我很清楚,我走后,你也不用想著讓小航這孩子回家,那孩子脾氣倔,恐怕回來了也過不開心,還可能害了他,你多多照拂一下他,讓他平安度過這一輩子就好!”

    “爸,你別說了,我知道了!”

    老爺子欣慰的笑了笑,知道女兒是個說一不二的人,有了女兒的保證,陳航應該不會過得太差。

    想起死去的小兒子陳衛軍,老爺子就嘆息一口氣,“小航那孩子,跟衛軍一個樣……”

    老爺子的話語里,充滿了眷念!

    陳衛萍連忙抬起頭,堅定道:“爸,您放心,給我一天時間,我一定把小航帶過來,讓他親口叫您一聲爺爺,您千萬要等著我!!!”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