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網 > 無盡破碎 > 正文 第六章 囚籠晉升的枷鎖
    因為光被物體反射到眼睛之中,我們才會看到世界多姿多彩的顏色。因為聲波被傳遞到耳朵之中,所以我們才會聽到無數的聲音與振動頻率。因為氣息的分子被傳遞到我們的鼻子中,所以我們才會嗅到各種各樣的味道,因為物體與我們皮膚的接觸,所以我們才會感覺到冷熱干濕*軟硬剛柔等等觸覺,因為……

    世界沒有絕對孤立的生命——至少在十星相對終點之前是沒有的。就像我們坐在行走的火車上,沒有窗外的景物飛速退去作為參照物的話,我們留無法確定自己是在行走還是在靜止。

    物理學中一個很重要的概念是參照系,既一切的概念都要有參照物對比才有意義,哪怕是我們習以為常的計量單位,比如,“1米”被定義為平面電磁波(光)在“1/299,792,458秒”的持續時間內在真空中傳播行經的長度。米的長度是基于光速永恒來作為參照物。而同樣,一秒的定義,是以地球繞太陽的公轉周期為參照物,一秒為平均太陽年之31556925.9747分之一。

    如此窮究下去,我們的任何概念,任何認知,都需要有一個標準的參照物,才能夠真正確定其意義。

    物理學上的概念如此,生命的意識存在本身也是如此。一個人的五感六識,需要感覺器官和外界現象互相交互接觸。一個人的社會地位和性格,需要與整個社會交互交流,在旁人的評價和反饋中確定自己的定位。而同樣,一個生命在天地自然中地位,也需要食物鏈的上下游,生命的循環中去確定對立。

    所以,并不存在絕對孤立的生命。失去了世界作為參照物,生命也將歸于虛無。

    所以,東方仙道中的先天大道,都是一種包含對立與統一的概念。

    如陰陽,存在為陰,不存在為陽。如動靜,萬事萬物都在運動之中,只有真正的虛無才是靜止。如時空,時間與空間的概念,本身就包含了“時”之“間”,與“空”之“間”的含義。如此種種,對立而統一的矛盾體,正是二生三種的二。

    正如秩序雙蛇代表了這個多元宇宙對立而又統一的矛盾整體一樣,在沒有達到單一的歸環,絕對的一的時候,任何存在本身,都是需要參照物作為對比。

    有無相生,虛實兩相,這是任何一條先天大道都具備的本質特征,也是任何想要升華到這一步的存在所要做到的第一步。獨孤鳳自家如此,這個世界的強者,如天界十二主神也是如此。

    天界十二主神,名為十二位,其實只有六位。如毀滅之主與救贖之主,就是一體兩面的兩個神相,如曾經的提拉特迷斯,與億萬之主希爾洛也是一體兩面的存在。

    相比于已經找到正確道路的天界十二主神,虛無與褻瀆之主雖然一開始就奔著超脫棋盤的目標去的,但是它的選擇也太過好高騖遠了,為了存在而存在的虛無領域固然能夠在虛無中存在,但是代價卻是以整個世界的存在為參照,變成了類似世界陰影一般的存在,雖然超脫了單個位面生滅的局限,但是實際上卻是和世界的存在綁定的更緊密了。

    沒有旁人的幫助的話,虛無與褻瀆之主的這條路已經走到了盡頭。

    獨孤鳳明白這一點,虛無與褻瀆之主也明白這一點。

    當蘊含著這些信息與力量的波動傳遞到其他的存在身上的時候,所有強大存在身上的光輝都不禁再次閃爍起來,偉大的光輝與創造之主深不可測的境界與淵深如海的知識力量,再度讓他們產生一種高山仰止的感覺。

    “偉大的光輝與創造之主,您的光輝洞悉一切。您的構思并無任何不妥之處,不過,這個世界的一切光都已經被至高神獨占。我們該如何創造一個只屬于我們的相對參照物?”

    諸位強大的存在認可了獨孤鳳的提議,也開始就細節提問起來。

    時間與空間帷幕之后的獨孤鳳平靜的回答道:“能夠創世的,并非只有光與暗,我需要你們采集一點你們所有的力量本質,來創造一種能夠容納我們所有人印記的力量,正如上上一個紀元偉大的星族文明創造了至高神的光輝一樣,我需要您們聚集起更多的種族,采集到更多的文明的光輝,我們無法容易至高神的光輝,但是我們可以創造出比肩至高神的光輝……”

    諸位強大的存在靜靜的聽著偉大的光輝與創造之主闡述她的構思,一邊陷入了沉思和思索。

    時間在靜靜的流淌著,似乎過了很久,似乎又過了很長一段時間。通體碧綠,仿佛無數世界自然化身的小女孩首先抬頭,向著獨孤鳳露出一個甜甜的微笑,道:“偉大的光輝與創造之主,我同意您的提案!天界征服位面的速度正在擴大,我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我們必須在危機擴大到不可收拾的時候之前,來真正解決這個麻煩!我愿意奉獻出自己的一點神性本源,來供您創造出包容一切的偉大力量。”

    說話間,一點碧綠的光點從綠色的小女孩的胸膛上飛起來,主動投入到了分割時間與空間的簾幕之后。

    諸位強大的存在之間頓時震動起來,各種各樣的波動與信息在諸位強大存在之間傳遞。

    每一位強大存在的本源之力,都是極為寶貴的東西,其中不僅僅蘊含著祂們的所有力量屬性與知識信息,也同樣與祂們本質一體連同。如祂們這樣偉大的存在,一旦蘊含力量本質的事物落入到其他存在手中,那是一件十分危險的事情,就像凡人主動把自己的要害送到敵人的刀下一樣。

    所以,就算是面對世界毀滅的危險,也沒有幾位強大的存在愿意這么做。

    “這確實是一個不錯的注意!”

    虛無與褻瀆之主的陰影波動了幾下,傳遞出了一個意味莫名的信息,然而卻并沒有主動分裂出自己的一份本源——或許也是因為他的本源就是虛無,所以無本源可分裂?

    “我不會將自己的存在,交于任何人之手!”

    一直如雕塑一般存在的雙子女神,忽然發出冰冷而又生硬的聲音,斬釘截鐵的拒絕了這個提議。

    “偉大的光輝與創造之主,雖然您的構思十分的完美。但是我們并不能將自己的本源之力直接交付與您,因為那樣,就給予了您對我們生殺予奪的機會了。”

    火焰一般燃燒的黃金花蕾在沉思之后,也給予了否定的答案。

    “偉大的光輝與創造之主,也許我們可以換個辦法,比如以暗黑的源泉為載體,容納諸神的光輝?我認真的想了想,也許融合了足夠多的力量和領域之后,暗黑的源泉有可能達到至高神的程度……”

    暗黑的源泉在沉思了許久之后,如此的提議道。

    一位位強大的存在或是認同,或是猶豫,或是干脆提出了反對的意見。一時間,整個遼闊的位面中充滿了強大的思想和力量波動……

    獨孤鳳靜靜的聽著諸神的反應,既沒有反駁,也沒有辯解。

    “距離世界的毀滅還有很長的一段時間,也許我們可以尋找一些其他的出路。在此之前,我們不好做出最后的抉擇……”

    這是一個艱難的選擇,偉大如這些主神般的存在,一時也難以輕易做出決定。所以,當最終一個個強大存在的身影在漸漸淡去之前,他們留下了這個模糊的決定。

    ……

    諸神一個接著一個離開,很快,空曠遼闊的位面中僅剩下帷幕之后的獨孤鳳,以及萬丈巨神模樣的戰爭之主安妮恩。

    “偉大的光輝與創造之主陛下,您是想要和在托瑞爾世界一樣,收集這個世界的所有存在的神性與烙印?”

    已經在這個世界中站穩腳跟的戰爭與進化之主安妮恩如此問道,因為獨孤鳳的這個提議,讓她想到了自己在托瑞爾世界和艾莉塔做出的交易。

    “祂們會同意的!”

    獨孤鳳平淡的回答道。

    “因為他們別無選擇!”

    戰爭與進化之主也是淡淡的說道:“這個囚籠宇宙,秩序和規則比托瑞爾晶壁系還要嚴苛。世界的意識本身就在壓制一切存在的突破,就算是解析了一個位面的所有規則,也不能成為如托瑞爾晶壁系那樣的晶壁之子,無法獲得世界泛意識代行者的特權,自然也無法突破神職和領域的具現,真正的從世界的一部分蛻變成世界本身。”

    不論在任何世界,神祇都是世界的重要的組成部分之一,代表著世界的某種秩序和法則的化身,雖然有著巨大的權柄與能量,但是實際上還是受限制與世界。唯一的超脫機會,就是由代表世界部分循環與法則的普通神祇,晉升為世界泛意識的代行者,在世界本源全面敞開的機會中,不斷汲取著養分,由世界的普通一部分,變成受精卵、世界胚胎、世界之子。

    這是一般正常的宇宙和晶壁系中,都具有的機會。就像正常的生物有延續自己存在的本能一樣,世界本身生生不息,也有延續繁衍的本能,所以提供給了個體生命進化為更偉大的存在的機會。

    然而,像褻瀆宇宙這種囚籠世界,卻因為世界意志的壓制,直接剝奪了這種機會。這個囚籠世界的強者,雖然能夠通過自己的奮斗,打破一個位面的局限,成為不遜于神格20存在的主神級強者。但是他們卻沒有神格20的晶壁之子那種發育成一個真正宇宙的機會與潛力。

    所以,在這個世界的晉升是十分困難的,不知道多少次的文明收割和紀元交替中,也就僅僅誕生了至高神一個叛逆和成功者而已。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