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網 > 全球怪物在線 > 正文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入局
    “這群人……”

    炫風龍神略微一怔,通過眼前用于觀察遙遠方向的魔法,輕易地看見了畏懼在海上的歐根飛舟之上的情景。

    “難道是沖著我們而來的?”

    疾風龍皇沉默片刻后道:“不一定,看這種前進方式,極為緩慢……不過,那里頭至少擁有兩個封神階的。現在你的傷勢并未痊愈,而我暫時也沒有恢復過來。這樣的話,還是靜觀其變吧。在取回海圣杯之前,我不想節外生枝。”

    炫風龍神也覺得只能這樣。

    這天雖然走出了陰霾,但是自己也不過恢復過來了三四成左右,實在是不易直接和對方碰上。

    “而去,這里頭似乎有奧露嘉的氣息……”炫風龍神忽然擔憂說道。

    卻見疾風龍皇此刻皺了皺眉頭,目光頓時變得猙獰起來,“奧露嘉?奧斯里斯的孽種嗎?不,奧露嘉并沒有獲得奧斯里斯的任何力量……而我嗅到的是奧斯里斯的味道,讓我討厭萬分的味道!”

    “什么?”旋風龍神頓時一愣。

    疾風龍皇卻猛然大手一揮,把用來進行觀察的魔法消去,“現藏起來,那里頭似乎有人擁有十分敏銳的觸感,差點就被對方發現了!”

    說著,疾風龍皇7∮,ww↖w.皺眉看了炫風龍神一眼,“炫風,把你的身體收起來!你現在的這幅模樣,實在是太顯眼了!”

    炫風龍神雖然不喜以人類的姿態出現,但是礙于心中對疾風龍皇的恐懼,此時哪怕不情愿,也不得不化為人身。

    或許是受到了身上傷勢影響的原因,化身之后的炫風龍神表現為一名臉色蒼白的中年模樣。

    “先藏起來,看看這些人到底有什么目的再說。”

    ……

    ……

    不多時。歐根飛舟已經登錄在了這座孤島的沙灘之上。眾人已經開始擺弄一些能夠讓自己在沙灘之處好好放心身心的器材了。

    “你們在這你先布置,我到處看一看。半妖,你和我一起查探一下,讓我看看你這段時間變得更加勇敢沒有。”

    “好吧……總比在海底殺章魚要好。”林半妖嘆了口氣,認命一樣地小跑到了趙楠的身邊。

    畢竟是一座完全陌生的荒島,并不知道這里頭是否藏著什么。因此這種察看就變得十分的合理了。而作為讓眾人苦修了一段時間的元兇,此時承擔起這種警戒一樣的任務也是再合理不過。

    并沒有人什么的意見,趙楠與林半妖便朝著荒島之中走去。

    “我和奧露嘉都有種不舒服的感覺……你小心點。”

    耳邊傳來的是奧古斯都的聲音,趙楠不動聲色地回應懂啊:“嗯,海邊的警戒就交給你們了。在我回來之前,無論發生什么,都不要離開沙灘。”

    “知道了,放心吧。”

    ……

    ……

    “趙大哥……我好像感覺里薩爾就在附近?”林半妖忽然遲疑地問道。

    這里是孤島之內,古樹。藤蔓,崎嶇的路,并且十分的靜謐,完全就是一副從未被開發過的景象。

    “那個方向?”趙楠停下了腳步。

    林半妖猶豫了瞬間,伸出手指,“這……感覺很強烈。不過奇怪的是,我好像得不到里薩爾的回應。它好像是睡著了一樣。或許它出現了什么狀況,不然應該也發現了我才對。不會顯得這么安靜的。”

    趙楠忽然道:“半妖,準備好你的靈子技。”

    林半妖一愣。這段時間雖然一直都有在熟悉自己的靈子技。但一直都沒有什么很好的效果……沉默雖然很厲害,但是似乎需要很長的準備時間,才能夠釋放得出來,遠遠沒有剛剛獲得時候的瞬間,能夠直接開啟。

    只能夠通過不斷地使用,才能夠縮減釋放的時間他完全不清楚趙楠讓他現在就開始準備沉默到底是為了什么。難道是接下來將會出現什么危險?為此。林半妖不禁開始提心吊膽起來。

    只不過還能夠保持冷靜。這段時間也不算白過,起碼如今不會像從前一樣的慌慌張張。

    “我知道了。”僅僅是點了點頭,林半妖神情便開始變得凝重起來。

    趙楠雙腳離地,此刻直接朝著林半妖所指的方向飄動而去,前行之中。口吐兩字:偽裝。

    一瞬間,林半妖只覺得仿佛有什么東西穿透了自己的身體。應該是某種擴散開來的東西。但即便是這樣,身體似乎也沒有什么不適的地方。

    “趙大哥……剛剛那是?”

    “沒什么。”趙楠淡然道:“只不過是不想破壞大家休息的心情所做了一些小保障而已。”

    林半妖一愣,擾擾頭最終還是不明白,但還是停止了繼續問下去……這個他趙木大哥的兄弟,給人的壓迫感好大好大啊,簡直和趙木大哥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極端。

    只不過林半妖并不知道,剛剛的這一瞬間,這個孤島的部分都已經納入了趙楠的重疊小世界之中。

    仿佛是在島嶼之內建造出來了一道巨大的屏障一樣,把這個島嶼給分割成為了完全兩個不同的空間……在沙灘之上的人,即使是奧古斯都也好,此刻只能夠清晰地感應到林半妖與趙楠的存在。

    另外的……已經沒有另外的東西了。

    此時,趙楠的速度忽然開始加快了起來。

    從開始的正常速度,接下來下一秒則是正常的兩倍速度,接下來則是在此提高了一倍。

    如此類推,數秒之后,僅僅只有聲音留了下來,“跟上來,我在前面等你。”

    當想要做出應答的時候,趙楠已經徹底消失在林半妖的視線之中。

    與此同時,趙楠已經越過了一段幾長的距離,身處在了孤島的另一邊。應高是退潮之后不久,這里的細沙顯得十分的平整。

    趙楠細看了風浪片刻之后,才朝著附近一片山崖走了過去。山崖之下是怪石嶙峋。在怪石之后,山崖的正下方,則是有著一個被海水腐蝕出來的月牙形狀洞穴。

    趙楠此時站在了其中一塊從海水之中延伸出來的礁石之上,靜靜地看著眼前的月牙形洞穴。視線之內,空空蕩蕩。

    “不存在的就退去吧。”

    忽然一道輕言。

    眼前仿佛是被打破了的破裂一樣,一片片地碎裂了開來……碎裂之后。才顯出了這個洞穴原本的模樣。

    只見兩人從那洞穴之內朝著趙楠看來,并不見得慌張。一名青年,那是趙楠所見過的里薩爾的人類形態,至于另外一名臉色微白的中年人,也躲不過神選者的對與原住民的窺探炫風龍神。

    “我帶著你的契約者來了,為什么不現身?”仿佛是完全沒有看見炫風龍神的存在一樣,趙楠此時看著里薩爾問道。

    “契約者?哦……難怪我有種不舒服得感覺,原來是來自里薩爾的契約者嗎?”

    卻聽見的是這種奇怪的回應。趙楠下意識地皺了皺眉頭,隨后舒開。“這樣嗎……什東西依附在了里薩爾的身上。”

    他眼中星光一閃而過,稍微沉聲道:“你到底是什么東西?”

    咻!

    驟然一道破空聲響了起來,仿佛有什么東西從趙楠的身邊飛掠而過一樣,身后的大海,此刻浩浩蕩蕩地裂了開來,數百米的距離。

    只聽得眼前這個里薩爾模樣的家伙淡然道:“沒打中嗎?看來有點本事。”

    趙楠伸手摸向了自己的臉頰,摸到了一道濕潤,放下手來一看。手指之間的是一抹紅潤的的血液。

    他的臉上,已經多處了一指的傷口。

    手指微捻。讓那血液在手指之間慢慢地變得粘稠起來,趙楠緩緩地吐了口氣,伸手指著了眼前的里薩爾。

    猛然揮下!

    碰!!!

    眼前,里薩爾整個身體瞬間壓在了地上,牢固得甚至連腦袋也抬不起來!

    炫風龍勝此刻見狀,激動地咆哮了一聲。手臂伸出化為了一只巨大的龍爪,眼看就要朝著趙楠揮動而來。

    不料趙楠手臂再次抬起,抬起的瞬間,再一次地壓了下來!

    炫風龍神這一刻也如同旁邊的那位一樣,整個兒的身體都被壓在了地上。完全動彈不得。

    兩位同時趴在了地上,面面相對,各自都能夠看見對方眼中那一抹驚恐到了極點的目光!

    噠噠。

    噠噠。

    腳步聲傳來,目光不能夠抬起的疾風龍皇還有炫風龍神,此時只能夠憑著那傳來的聲音,判斷對方此時正在靠近而來。

    當腳步聲完全停止的瞬間,趙楠已經走到了疾風龍皇還有炫風龍神的中間,隔斷了這兩位的視線。

    趙楠臉上的傷口已經消失不見了。只見他緩緩地轉過身來,看著趴在地上的疾風龍皇,:剛才的攻擊,應該是來自龍皇器的吧?”

    “你…是誰?”疾風龍皇盡量讓自己顯得冷靜。

    說實話,它如今所依附的是里薩爾的身體,所能夠動用的也僅僅只有里薩爾的身體力量。這段時間雖然不斷地提升起來,但并未達到理想的程度。甚至當年因為讓自己的靈魂分裂,一部分藏于龍皇器之中,讓自己的神之意志也被削弱了許多。

    嚴格來說,如果炫風龍神沒有受傷的話,它甚至連炫風龍神也及不上……短時間之內。

    “龍皇器呢?”趙楠只當做是聽不見一樣,自顧自地問道。

    疾風龍皇的高傲,與生俱來,此刻即便受制于人,也沒想過要低聲下氣,直接便是緊鎖了自己的嘴巴,合上了雙眼。

    不料趙楠此時卻朝著疾風龍皇虛神出手掌來,眼中星光越發的妖異,“給我出來。”

    疾風龍皇只是覺得一道轟鳴巨響出現在即的腦中!隨即,一股仿佛是被撕裂了龍翼般的痛楚傳遍了自己的整個身體,某種東西,此時被從自己的身體強硬地抽離出來!

    并非是切斷自己與龍皇器之間的聯系,而是硬生生地把龍皇器從自己的身上拉扯了出來!

    恩哼!!

    咬著牙,疾風龍皇發出了一聲悶哼。只見一雙不大不小的利爪。此刻從疾風龍皇的背后一點一點地分離出來!

    每分離出來一點,疾風龍皇的臉色就會難看一分,到了最后,已經不得不要緊自己的牙關,額頭之上布滿了汗珠。

    趙楠此手用力伸手一抓,整一雙的爪子。瞬間從疾風龍皇的背后脫離而出而這一刻,疾風龍皇終于也按捺不住,發出了一聲慘痛的叫聲!

    展露在趙楠面前的,是一雙金色的爪子。

    爪子一節一節,仿佛是用了某種金屬所打造出來,最后才組裝在一塊兒的一般。趙楠伸手在這雙爪子之上緩緩地摸過。

    到了最后,手指在爪尖的地方輕輕地敲打了一下。

    “不錯的東西,剛好也適合我家的歐里西斯使用。”趙楠再次看著疾風龍皇道:“這東西我就收下了。剛好我打算要去星靈通天之路,這東西就當做是給我增加一點資本了。”

    疾風龍皇此刻猛然睜開雙眼。怒道:“休想……噗!”

    一口鮮血這一刻卻直接沖口中吐出!如果說龍皇器的出現是被人從身上挖出心臟一樣的話,那么此刻就完全是聯系著心臟的血管也被人一并扯斷了一樣!

    龍皇器……徹底被斬斷了與自己的聯系。

    疾風龍皇此刻幾乎痛得昏厥了過去,但是心中一股傲氣卻還是讓自己強撐了下來。露出了極為怨毒的目光。想當年作為龍之界的龍皇,統御萬龍,至高無上,卻最終敗在了天空龍皇的爪下,連身體也被撕裂,靈魂不得不分裂一部分藏于龍皇器之中。等待著日后的東山再起。

    這么多年以來,終于等到了一個重臨的機會。怎料到一切并未真正地重新開始,就在海外碰見了這么一個怪人?

    難道重臨之后的壯志雄心,只能夠消磨在此……就此黯然地徹底離開樂園世界這個舞臺?

    不料此刻一道驚天的咆哮聲音想了起來!

    只見一股龐大的氣浪從炫風龍神的身上迸發而出!龐大的氣浪一瞬間把趙楠的身體往外推動了出去。

    炫風龍神的身體瞬間恢復了自由,并且一拳轟擊在了趙楠的腰間!這一拳頭,可確切是一頭龍神的全身之力,就算要擊碎山峰也不在話下!

    很簡單地。趙楠的身體直接飛出了洞穴,最終撞碎了一塊礁石,身體陷入了碎石的掩藏之中。

    炫風龍神此時的臉色相當的難看,原本舊傷在身的它,此時不得不選燃燒自己的神之意志。才從那種恐怖的禁錮之中脫身而出。

    “父親,你怎樣!”炫風龍神二話不說就把疾風龍皇給扶了起來。

    “給我殺了這個家伙!”疾風龍皇此刻吐出了一口血渣子,臉色猙獰。

    不料此時,一道人影卻是從外間撞入了這個洞穴之中,雙手張開的瞬間,一股碧綠色的光芒化為了弧光,輻射而出,不過轉眼之間,甚至越過了炫風龍神還有疾風龍皇的身體。

    接由燃燒神之領域而獲得的強大力量,此刻宛如一瞬間沉默下來了一般!竟是不停使喚起來。

    “燃燒狀態,被徹底停止了?!”炫風龍神眼中露出了一抹驚駭的神情。

    目光在眼前的這個奇異的小青年身上一掃而過,隨即伸手抓起了疾風龍皇,化為了一道青光,朝著洞穴之外的大海激射而出!

    一轉眼已經看不見蹤影!

    “嚇、嚇死我了……”小青年……林半妖此時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胸膛,感受著急速跳動的心臟,做了好幾下的深呼吸之后,才猛然一個激靈,朝著趙楠所撞向的那塊礁石飛去。

    眼前碎石掩埋,林半妖慌慌張張地開始挖掘起來。可才搬開兩塊稍大的石頭,所有的碎石卻全部開始抬升起來。

    只見趙楠拍著自己身上衣服的泥土,輕松地走了出來,看著那炫風龍神遠去的方向,輕笑一聲道:“兩個了。”

    身上其實毫發無損。

    “兩個?”林半妖愕然道:“什么兩個?趙大哥,你該不會是腦子撞到了吧?居然還能夠笑得出來?剛剛那兩個……有一個好像是里薩爾?”

    “你們會有機會再見的。”趙楠卻拍了拍林半妖的肩膀,輕聲道:“做得不錯,連炫風龍神的意志燃燒走能夠沉默下來。半妖,你這是要逆天了!”

    “我、我也不知道為什么會這樣。”林半妖擾擾頭道:“還好你一開始就讓我準備了,不然的話我估計還放不出來……”

    “多多練習就好。”趙楠輕聲道:“熟能生巧。半妖,日后你會成為世界上少有的強者,這個舞臺有你的一席之地。”

    “呃……趙大哥,這個舞臺指的是什么?”林半妖有些不明就里道。

    趙楠搖搖頭道:“以后你會明白的……好了,我們差不多要回去了。剛剛發生的事情,記住不要告訴別人,我不想她們擔心,知道嗎?”

    林半妖卻擔憂道:“可是萬一他們在回來怎么辦?”

    “不,它們短時間不會出現的。”趙楠笑了笑道:“不過在別的地方,或許能夠碰見。”

    林半妖點了點頭道:“那好吧,我不告訴菲妮娜她們就是了……對了,我在來的地方發現了一些很不錯的野菜,要不要弄點回去?”

    趙楠笑了笑,陽剛燦爛,“走吧。多弄點,不然恐怖不夠小山地吃的了。”

    ……

    ……

    噗!

    依然還是吐出來了一口鮮血。

    疾風龍皇此刻的臉色奇差起來,伸手按著面前的一塊礁石,大口大口地喘著氣。它的身邊,炫風龍神反而臉色要好看不少。

    再怎么說,意志被停止了燃燒,雖然力量提升不起來,但是身體也因此沒有受到太大的傷害。

    “那人……到底是誰。”疾風龍皇此時目光兇厲,伸手按著礁石的地方,已經出現了無數的裂痕。

    “他是奧露嘉的一個人類朋友,曾經進入過龍之界。而且還是里薩爾帶來的……或許里薩爾能夠知道些什么。”炫風龍神此時冷不丁地道。

    疾風龍皇冷哼一聲道:“怎么?你現在就希望你的兒子出現了嗎?”

    炫風龍神臉色微變,自己的父親……疾風龍皇素來都是以殘酷出名的。此刻它依附在里薩爾的身上,怎么會輕易地讓里薩爾蘇醒過來?恐怕此時疾風龍皇還心存了幾分猜忌。

    擔心炫風龍神會趁著里薩爾蘇醒過來的同時,自己對它做些什么吧?

    轟!

    一拳擊打在了礁石之上,疾風龍皇此刻咬牙切齒道:“奪走我的龍皇器,甚至羞辱我……我不會就這樣算數的!“

    炫風龍神此刻不得苦笑道:“父親,那人實在太過詭異了。如今連龍皇器也在他的手中。而去最后出現的另外一個……您應該也感覺到了吧?同樣詭異得很,進入能夠讓我的意志燃燒也停止下來,盡管只是維持了很短的時間,但也不容忽視。以我們現在的情況,實在不好和對方再次硬碰。”

    “哼!”疾風龍皇冷哼一聲,“那家伙說過,要去星靈通天之路!好,這一筆賬,就等到星靈通天之路再一起清算!”

    “那我們現在?”

    “我的龍皇器已經被奪走了,但是海圣杯還在!我要去取回來!深海,依然還是我們這次的目的地!只要能夠把海圣杯取來,這個仇恨,我一定十倍奉還!等著吧,愚蠢的人類!”

    ...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