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網 > 極品小農場 > 正文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揚名立萬
    酒店,見到保鏢,見到大律師,漢米爾第一時間肯定想到遇到一個難纏角色,說不定還是背景深厚,甚至打算放棄。

    可人家竟然跟著過來,一路雖然行事,配合的很,漢米爾一度感覺這事還有希望,隨著來到警局,中國人變的小心翼翼起來,庫爾特等人,變的似乎有難言之隱。

    漢米爾一度昏了頭,造成現在局面,這種布局,要是平常漢米爾絕對不會上當,可約得出事,巴特幾次信息,**oss生氣了,對漢米爾有些不滿。

    這令人漢米爾一下子失了方寸,一時間,心亂了,鬧出這么多事情來。“李先生,我想這件事只是個誤會,我們會處理好的,請相信我們。”

    漢米爾,此時只能硬著頭皮,上前,沒想到,李漢還真點頭。“那好吧,我知道,漢米爾探長,或許這真是誤會。”

    庫爾特有些疑惑了,李漢這是又唱哪一出,別說庫爾特等人,漢米爾都有點懷疑,剛剛這一切,是不是真的。

    漢米爾接到幾個電話,令漢米爾做好最壞打算,可李漢輕輕一句,揭過了。“漢米爾探長,我有些不舒服,或許要去一趟醫院,不知道,可以我現在可以走了嗎?”

    “當然,當然。”

    漢米爾,賠笑說道。

    “那就好,如果有什么需要,隨時通知。”

    李漢出了警察局,對著滿是疑惑庫爾特。說道。“庫爾特,帶我去驗傷,最好快點。”“好的。先生。”

    庫爾特,沒有說其他。來到自己熟悉醫院,沒一會,李漢中度皮肉傷,拳腳造成,這份驗傷報道有些夸張。當然李漢見著挺滿意,庫爾特有些疑惑。

    李漢到底想要做什么,直到李漢回到酒店不久給自己,打了電話過來。“庫爾特。這份視頻,你看一下,我想起訴慕尼黑警局,民族歧視,蓄意毆打美國公民。”

    庫爾特,這下真被嚇到了,李漢這可是敏感話題,鬧不好,時間可要大發了。“你看看,這些。”

    庫爾特。看了看電腦,雙眼瞪大巨大,有些顫抖這是電腦。“漢。這是真的?”

    “沒錯,再你來之前,迪斯尼集團下的一些媒體,已經公布這份視頻,當然,還有這些。”李漢說道。”不過,這些視頻來源,和清晰度做了處理,而且。我沒有露臉。”

    對比視頻,果然。迪斯尼發布視頻全部遮擋了,當然話可沒少一句。一時間。這段視頻倒是受到不小關注。

    美國和歐洲關系,極為復雜,是盟友,卻也是競爭對手,國家層面,更多合作,民間可不是這么和諧。“這幫可惡德國佬。”

    美國公民出現視頻多次,輕蔑說出來,這令人美國人,十分不滿。漢米爾,等人可沒有注意到這些,正在清理后續的事。

    李漢資料交給庫爾特等人,送走庫爾特,撥打杰西卡電話。“杰西卡,最近過的怎么樣?”“還不錯,pandora越來越好。”

    “有時間來一趟德國,我有些事,需要你的幫助。”

    李漢,說道。

    “德國,漢,你遇到什么麻煩事了嗎?”杰西卡,聲音提高了一個八度。

    “是,一點小麻煩,你知道,漢克莊園,我現在在慕尼黑。”李漢,說道。

    “慕尼黑,我知道,漢,你打算參加慕尼黑啤酒節,漢克莊園會揚名立萬的,上帝都阻止不了,祝賀你,漢。”

    杰西卡,帶著小興奮。

    “謝謝,不過,再次之前,我需要解決點小麻煩。”

    李漢,事情說了一遍。

    “上帝,這些混蛋,漢,你怎么樣?”杰西卡滿是憤怒,有帶著些擔心。

    “沒事,我想,我不會有事的,杰西卡,我現在有些事需要你的幫助,庫爾特總歸是德國人。”

    李漢,說道,這倒不是不相信庫爾特,只是令庫爾特十分難為。

    “沒問題,我現在就趕去。”

    杰西卡,說道,掛了電話,和尼古拉斯說了一下,整理行李,乘坐直升機,直奔飛機場,走著法蘭克福機場。

    李漢掛了電話,回頭看看,嘟嘟穿著小褲褲,揉著大眼睛,吧嗒大拖鞋,正迷迷糊糊找衛生間。

    “這里。”

    “爸爸。”

    嘟嘟嘀咕,伸出手拉拉,李漢笑著,拉住小人手。“睡醒了?”“嗯,嘟嘟尿尿。”李漢一樂。“衛生間這邊呢,快去。”

    “嗯。”

    嘟嘟半瞇著去了衛生間,李漢洗了洗臉,尿尿完,洗洗手的小嘟眨巴眨巴眼睛。“爸爸,怎么了?”嘟嘟小人,小臉滿是小心疼。

    “爸爸,都破了。”

    嘟嘟拉著爸爸,坐下,打開空間,找出小藥箱。“爸爸,坐好,嘟嘟幫你貼貼。”嘟嘟小人,爬上沙發,按住李漢坐坐好。

    提著小急救藥箱,打開,拿出消毒液,點點涂在爸爸紫青地方,拿出小藥貼,貼貼好,涂抹好一個貼一個,一個接著一個貼,貼貼。

    貼著好好,小人滿意點點小腦袋,李漢哭笑不得,這丫頭少數貼了十五六個,自己臉都成了什么。“嘟嘟,好了,這么多夠了。”

    “可是都沒有貼貼完。”

    嘟嘟鼓鼓小嘴。“還有三個,爸爸不要動嘛。”說著,整個小人,壓著爸爸的肩膀上。“好好,爸爸,不動,貼吧。”

    李漢哭笑不得,等著嘟嘟貼完,貼滿意,小人拍了拍小手。“嗯,嘟嘟貼好了。”說著小人,想起什么,跳下沙發。蹬蹬跑進空間。

    沒一會,蹬蹬跑了出來,手里端著一個鏡子。對著李漢。“爸爸,看。”鏡子里一個滿臉貼著小藥貼的年輕人。嘴角滿是苦笑。

    “爸爸,好看吧。”

    嘟嘟小得意,小人是完全按著蝴蝶形狀貼出來的,李漢哭笑不得。“好看,嘟嘟最厲害,不過現在這么晚了,去睡覺吧。”

    “不,嘟嘟陪爸爸一起睡。”

    嘟嘟搖頭。“爸爸。嘟嘟幫你打壞人。”

    小人都看出來,爸爸都被人打壞的。

    李漢一樂。“這是爸爸故意,呵呵,明天就好了。”“可是,為什么要打自己,不疼嗎?”嘟嘟小手,戳戳,李漢吸了口冷氣。

    哪里是不疼,只是當時一時間沒好辦法,總不能躲到空間。現在想想,自己用了笨辦法,苦肉計。其實白瞎了。

    沒一點意義,現在好了。“好疼嗎?”“你說呢,你個小調皮鬼,睡覺去。”李漢,扛起嘟嘟,嘟嘟咯咯笑著,小腿小手亂蹬一陣。

    小小人,鬧的歡實,床上和爸爸玩了一會。才睡覺,李漢倒是一時半會睡不著。嘟嘟趴著爸爸懷里。“爸爸,講故事。”

    小人翻開故事書。遞給李漢,幫嘟嘟講故事。“小王子啊。”“嗯,嘟嘟都要看完了。”小人一臉小驕傲,說道。

    “爸爸,為什么小王子要砍掉面包樹,面包樹都可好了。”

    嘟嘟小聲說道,去著加勒比海途中,嘟嘟路過一座太平洋小島,上都有面包樹,果子都可以吃,嘟嘟都喜歡,還要偷偷裝進空間一小棵樹,要養大大的呢。

    “這個,小王子星球啊,面包樹是有害,就像菜園雜草,不要的。”

    “哦,嘟嘟種的不有害。”

    “當然了,嘟嘟最厲害,種的面包樹都是有益的。”

    李漢笑著,摸摸嘟嘟小腦袋。“好了,乖乖睡覺,故事就說道這里。”

    “嗯。”

    嘟嘟睡了,沒一會,李漢睡下了,早上,庫爾特,早早來到酒店,庫爾特雙眼泛紅。“庫爾特,怎么休息不好。”

    “是的,漢,這兩段視頻,令我整個晚上都沒有睡著,漢,我不知道該遵守職業道德,還是為國家犧牲自己,或許不該選擇律師整個職業,或許,我不該,想太多。”庫爾特,一臉懊惱,煩躁,整個人顯得有些躁動。

    “庫爾特,你該來杯啤酒,令自己冷靜下來。”

    李漢倒了兩杯漢克莊園,遞給勃朗特一杯,另一杯遞給庫爾特。“謝謝,漢克莊園,真是令人回味無窮。”

    “是的,它給我帶來不少驚喜,同樣為了帶來不少煩惱,不是嗎?”李漢,自己倒了杯茶,一大早喝酒,李漢可沒有這個習慣。

    “或許,這樣,這個案子將會為我帶來巨大名氣,卻另外失去很多。”庫爾特,一臉猶豫,帶著焦愁。

    “是的,沒有人,不付出就能得到一切,除了上帝。”

    李漢,放下茶杯。“庫爾特,我想,你該站在正義一面,這是上帝和法律賦予你的責任不是嗎?”

    “沒錯,漢,你說的太對了,我想,我知道該怎么做了,謝謝你,漢,漢克莊園棒極了,不該被居心叵測的家伙得到它。”庫爾特,說道,眼里多了一絲堅定。

    沒錯,律師有國界,正義沒有國界,李漢代表正義,庫爾特,站在正義一方,沒有錯,這是不可否認的。

    庫爾特,堅定態度,沒有多留下,回去準備資料,為著李漢案子,做準備。

    另一邊,巴特得知李漢被放,震怒,可不得不再次派人給漢米爾發信息。“漢米爾探長,你忘記自己該為誰效力了嗎,或許,我該把一些資料交給安德雷局長。”

    “該死的混蛋。”

    漢米爾,一看短信就知道,是誰發給自己。“該怎么辦。”“叫凱爾。”“探長,出了什么事嗎?”

    “漢克李的資料,查清楚了嗎?”

    凱爾點了點頭,說道。“這是去年五月一份資料。”“申請五萬美元貸款?這是真的?”漢米爾,滿臉詫異。

    “是的,漢米爾,這是我剛剛得到資料,這個該死混蛋,耍了我們。”

    凱爾,說道。“或許,庫爾特再幫著這個窮鬼演戲。”

    “或許吧,告訴伙計們,我們去酒店。”漢米爾,此時完全,不顧著昨天思考東西,帶著人來到酒店,打算再次抓著李漢,不然自己要倒霉了。

    李漢剛剛送走庫爾特,漢米爾的人就到了。“漢米爾探長,上午好。”“上午好,漢克李,我想你需要再跟我回去一次。”

    “不要帶走爸爸。”

    嘟嘟一把摟住爸爸,不要帶走。“壞人,打爸爸,嘟嘟要是很氣了。”小人小嘴撅著老高,氣鼓鼓看著眾人。

    “多么可愛小天使,告訴我,他真是你爸爸?”

    漢米爾,有些不敢相信,嘟嘟太可愛,有著不錯氣質,完全不像一個欠債,靠著銀行貸款過日子的人啊。

    “嗯。”

    嘟嘟用力點頭,小人,扭動身體,小小躲閃了一下,李漢一愣,隨即無奈搖頭,嘟嘟尿床了,小家伙可是上了一次衛生間。

    迷糊小寶寶,起來,走著過,寶寶和嘟嘟一樣全尿了,昨天喝了太多水和湯了,難為兩個小家伙了。“漢米爾探長,庫爾特在門外,我要幫孩子們洗澡,恐怕沒時間。”

    “該死,這個家伙,太囂張了。”見著,李漢追著捉兩只不承認尿床小人,凱爾,臉色變變,小聲說道。

    “我的老朋友,漢米爾探長,我想,我有些事要告訴你。”說著,庫爾特,說著,李漢昨天晚上說的,起訴慕尼黑警局的事。

    “什么,這怎么可能,不可能。”漢米爾,愣住了,其他人沒反應過來,這不會是真的吧。

    沒等著,這幫人反應過來,又是杰西卡幾名律師走了進來。“先生們,我想我們該談談這些人。”一段視頻,穆勒說著黃皮猴子視頻。“我的boss要控告種族歧視,這是對亞洲人的歧視。”

    幾名警察額頭有點冒汗,這則視頻。“該死的混蛋,約得做了什么?”“難道他腦子被驢踢了。”漢米爾,一聽,整個心提了起來。這些事,可不是這些警察可以頂得住,尤其是當慕尼黑警察局的頭,走了進來,這些第一波到的警察,額頭全是汗珠了。

    李漢可不管這些破事,追著嘟嘟,捉著塞進浴室。“乖乖洗澡,一會爸爸帶你們去吃西餐。”“各位,請到外邊好嗎,難道你們沒有發現有位小姐在洗澡嗎?”

    李漢,淡淡說道,至于什么警察頭,之類,李漢懶得管呢。“哦,上帝,漢,你沒事吧。”“杰西卡,我的老朋友,我很好。”(未完待續)

    ps:九點半,到,今天只能一章,不好意思。>

    [零零中文手機版 m.00zw.com]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