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網 > 寒門狀元 > 正文 第一〇八三章 一片安寧
    這天晚上謝遷又回府了,徐夫人很高興,一家人團聚,熱熱鬧鬧,頓時又有了家的味道。

    謝遷最近沒什么事情,由于京畿戒嚴,六部和各寺司衙門有事情基本自己就處理了,大的人事調動基本陷入停滯,最重要的是西北太平無事,沒有戰報傳來,之前鬧得很兇的韃靼人突然銷聲匿跡,朝廷上下一片和諧。

    謝遷心情尚可,只是弘治皇帝的病情顯得有些捉摸不定,不過從太醫院那邊反饋的消息,皇帝的病情似乎未嚴重到威脅生命的地步,謝遷也就放下心來,天天回家陪妻兒。

    謝恒奴回到京城,謝家氛圍好了許多。徐夫人見到謝遷,連忙把近日為謝遷縫制的新衣拿出來,讓丈夫試穿。

    看到丈夫穿上后很合身,徐夫人笑道:“老爺,天涼了,您可要記得多加幾件衣服,人老了可不能著涼,您可是家里……跟朝廷的基筑,妾身不能沒有您啊!”

    徐夫人年老后,對丈夫依戀加深,可惜丈夫不解風情,對她極為冷淡,使得徐夫人生活一直落寞,只有最近才經常看到笑顏。

    謝遷聽到如此“露骨”的貼心話,有些不悅,但他沒有斥責妻子,只是冷聲道:“知道了!”

    徐夫人趕緊為謝遷將新衣解下,又給謝遷換上便服,道:“老爺,今日菁兒又陪我往沈府去見君兒,你不知道如今咱小君兒出落的多美麗大方呢,小腹已經鼓起來了,過了年,君兒可就有孩兒了,那時我們四世同堂……老爺,您說好不好?”

    謝遷沒好氣地道:“我說夫人,你是誠心氣我是嗎?明明知道我見不到君兒,總跟我說她的事,我聽了心里能痛快?”

    徐夫人知道謝遷不是生氣,多年夫妻,丈夫的脾性她了解,謝遷就是個刀子嘴豆腐心的人,在朝堂上謝遷以能說會道著稱,可在家里,謝遷則是個好丈夫、好父親。當然,這只是徐夫人一廂情愿的想法,謝遷其實算不上仁父仁夫,只是徐夫人對丈夫有種盲目的崇拜。

    為丈夫整理好衣服,徐夫人笑道:“老爺,這不是知道您見不到君兒,為您說說君兒的事嗎?估摸著,沈大人很快便會從西北回來,那時候讓沈大人帶著君兒回來見您,老爺不就能見到君兒了?”

    “希望如此吧。”

    提到沈溪,謝遷眼睛瞇起來,嘴角露出一絲笑意,“沈溪在西北事情做得還不錯,之前聽聞他出兵往宣府去,我還為他感到擔心。如今韃靼騎兵銷聲匿跡,多半是北撤草原,畢竟今年寒冷來的早,或許要不了幾天就要下雪,韃靼人應該是回草原過冬了。”

    “沈溪這一趟雖然有做的不對的地方,顯得畏畏縮縮,但怎么說也是為了能平安歸來,這小子倒是個能屈能伸的大丈夫,君兒跟了他,總算有個著落。等他回來吧,讓他帶君兒走一趟娘家,咱謝府怎么說也沒虧待他!”

    徐夫人抹了抹眼淚:“那是啊,小君兒在咱家里,從來都是被捧在手心,結果卻這么拱手送人,還是妾侍,妾身心中不知有多舍不得。如今看到她在沈府得到善待,一家人和和睦睦,她也笑逐顏開,妾身心中才踏實下來!”

    謝遷罵道:“當初也不知道是誰,非要說沈溪的好話,現在開始怪老夫將君兒送給沈溪小兒了?不過也是,這世上能守護君兒的人不多,沈溪小兒雖然不盡得老夫心意,但總算是個可以托付終生的人,君兒跟著他應該沒錯。就怕老夫走了后,沈溪小兒不會像如今這般善待君兒!”

    謝遷提到一個現實問題,就是沈溪是否因為謝遷在朝中的地位才善待謝恒奴,連徐夫人也略微有些擔心。

    徐夫人畢竟是大戶人家出身,自家事自家知,連她崇拜的丈夫,在入朝堂之后都對她轉而冷淡,就更別說是少年得志風光無限的沈溪。

    但轉眼間徐夫人便恢復了信心:“老爺,妾身往沈府去看過,沈府上下一片和善,沈夫人謝氏是個明理的好姑娘,都說這家和萬事興,君兒從來沒受過欺負,沈府還有個孤苦伶仃的孤兒,跟君兒一樣是沈大人妾侍,日子過得也很好,足見沈家人并非嫌貧愛富之輩!”

    “希望如此吧!”

    謝遷說著,一擺手,“快去準備晚飯,我去書房整理手札,之后一家人吃飯!”

    ……

    ……

    謝遷放松身心在家中準備吃晚飯,沈府這邊也是一片安寧。

    沈溪在西北沒有壞消息傳來,其實便算得上是好消息。在沈家人看來,西北那么多將士,就算有戰事,也未必輪得上沈溪上陣,之前沈溪有一封家信回來報平安,讓謝韻兒等女安心,如此一來沈家老小都寬慰不少。

    這源自于沈家人對沈溪的盲從。

    無論是謝韻兒,還是林黛、謝恒奴,又或者是尚未過門的尹文、陸曦兒,還有沈府上上下下的奴婢、仆人,對沈溪的崇拜簡直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沈家的榮耀是沈溪一手帶來,他們自身的榮辱也完全仰仗于沈溪。

    就連出身相府的謝恒奴,也對沈溪無比迷戀,因為沈溪知道的東西太多,總能給她帶來新奇好玩的故事,以及讓她意想不到的地理和人文知識,總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縈繞著他,讓她不知不覺沉浸在沈溪的愛中。

    那種感覺,其實是沈溪的坦誠和平等相待。沈溪雖然有一定大男子主義思想,但相對于這個時代的男人來說,已經非常開明了,他對身邊人極其關心和愛護,哪怕只是奴仆也給予一定的尊重,尤其是他對于妻妾的疼惜,絕對發自內心,是大明一般女人體會不到的。

    這對謝韻兒等女來說,加入沈府就被一種巨大的幸福包裹著,讓人非常安心。

    沈溪不在家,謝韻兒為了保持沈家和睦的氛圍,每天都舉行家宴,利用從閩粵之地帶回來的黃豆和竹筍、蘑菇、木耳、海帶、魚蝦貝等干貨,變著方兒地搗鼓美味佳肴,不說別的,僅僅黃豆磨出的豆腐便研究出了十幾種吃法。

    一家人每天都湊一塊兒吃飯,有什么事情,飯前飯后說說,面臨困難大家一起解決,如果有開心的事,也可以分享一下。

    但沈溪不在,家宴始終少一個主心骨,所以這份熱鬧背后,總覺得少了點兒什么。

    這邊廂飯菜上齊,陸曦兒高高興興就要去拿筷子,謝韻兒白她一眼:“曦兒,不許沒規矩,老爺沒在家,我們怎么也要先給老爺祈福,讓他能平安回來,我們再動筷子!小文,你覺得呢?”

    “嗯嗯。”

    尹文連忙點頭,小妮子原本只對沈溪一個人依戀,但在沈家人關愛下,她已經逐漸接受了這個新家,就算沈溪不在家,她也不再愁眉苦臉。

    小妮子到了一定的年歲后,終于感受到一種真正的家庭氛圍。

    只有林黛撅著嘴,往旁邊正在閉眼合什祈福的謝恒奴看了一眼,見到謝恒奴微微隆起的小腹,說不出的妒忌,最后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也把眼睛閉上,為沈溪祈福:“壞人,趕緊回來,你要是不能讓我懷上你的骨肉,我一輩子都不原諒你!”

    年歲漸長之后,林黛已深切體會到,論姿色和美貌,她在謝恒奴等女面前她沒有任何優勢可言,論年輕,她更是不及謝恒奴、尹文和陸曦兒,如果一直不能有子嗣,她在沈家就會一直沒有保障。

    美貌是女人贏得婚姻和丈夫寵愛的源泉,但要固寵,還得要為家中傳下香火,尤其是男丁。

    一個女人在家中的地位,完全是靠兒女來支撐的,就好像謝韻兒,她之所以能得到沈溪以及周氏等人的絕對信任,除了謝韻兒的大方明理外,還因為謝韻兒誕下了沈家長子。

    簡短的祈福儀式后,沈家人開始進餐。

    謝恒奴原本開開心心的,可之前祈福想到了沈溪,小妮子多了幾分對丈夫的遙寄,原本無憂無慮的小臉上多了幾絲哀愁。

    ……

    ……

    皇宮擷芳殿內。

    朱厚照也開始準備吃晚飯,他這幾天廢寢忘食將沈溪所寫的十幾冊武俠小說看完,兀自覺得不過癮,整個人就好像染上毒癮一般,走到哪兒都是哈欠連連,不知道的還以為朱厚照讀書到了頭懸梁錐刺股的地步。

    可惜的是,朱厚照的確是在讀書,不過讀的是武俠小說,學的不是道德文章,而是江湖俠義。

    “太子殿下,您的晚膳已備好,是否給您送進來?”

    張苑進入朱厚照的寢宮,照例問了一句,他原本以為正在看武俠小說的朱厚照會直接擺擺手讓他退下,或者干脆不搭理。

    但這次朱厚照卻合上書本,抬起頭看著他,不是因為朱厚照對武俠小說的沉迷度減弱,而是因朱厚照已將沈溪所編寫的新的武俠小說全都看完,回頭再看已沒有了新鮮感。

    朱厚照問道:“張公公,你平日消息靈通,可有沈先生在西北的消息?”

    張苑被問得一怔,他近來聽到別人談論最多之人,就是自己的侄子沈溪,因為是本家,都是姓沈,張苑對沈溪留意也自然多了些。

    倒并非張苑顧念親情,而是他覺得自己在宮中的地位沒有保障,又被張氏外戚脅迫,若沈溪能在朝中呼風喚雨,對他在皇宮中的地位始終會有幫助。(未完待續。)

    (零零中文 www.erroif.tw)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