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網 > 天域蒼穹 > 正文 第1063章 玄冰的心
    葉笑與寒冰雪兩人倒是毫無顧忌,大口喝酒吃肉,高談闊論。

    只是,玄冰卻總能夠敏銳的觀察到,葉笑的眼神,每每掠過這幾道菜的時候,總是流露著一股子別樣的溫柔。

    這讓玄冰心中更是酸澀不已。

    心中,不知道多少次問自己:玄冰,你現在這個身份,對你來說就是那么的難以放棄嗎?

    難道你真的以為自己就有多么了不起?

    與公子面對面不相識,還要裝著高高在上,居高臨下,你到底在搞什么?你真的知道你在搞什么嗎?

    類似這樣的譴責當真已經不知道有過多少次了,但卻無論如何也鼓不起勇氣,承認自己的身份。

    玄冰渾然沒有發覺,自己的本心竟然越來越為存在感極弱的冰兒所主導,又或者說,冰兒從來也不是存在感極弱,只不過早已與玄冰本身融合為一,冰兒就是玄冰,玄冰亦是冰兒,本就是一個人,冰兒的心也就是玄冰之心、

    這種長久的思念與刻骨銘心的感情,已經在逐漸的占據主導地位。

    當天晚上,葉笑本還想查看一下自己除了多了百多畝的沉疴異蓮之外,還有多少其他收獲,但,心神才不過一沉浸進入意念空間,就被一陣無法抵擋的倦意命中,迷迷糊糊的就睡了過去。

    一夜無話。

    不對,應該是葉笑輕微的呼嚕聲整整打了一夜。

    攪得寒冰雪愣是一夜沒合眼,滿心的憂慮。

    老大的狀態明顯不對啊。

    雖然葉笑當前修為仍舊不高,不過夢元境高階初級,但也不至于睡得這么死吧?

    而事實上,在隔壁的葉笑就是睡得死豬一般,除了鼾聲之外,當真什么別的反應都沒有了,甚至,寒冰雪數次故意的搞出來一些奇奇怪怪的動靜,葉笑也是完全沒反應,全然不覺。

    這個事令到寒冰雪憂心忡忡的過了一夜,才不過天剛剛見亮,就跑到了葉笑的房間里,搖了好一會兒,才將葉笑喚醒。

    “大哥,你沒事吧?”寒冰雪一臉的不可思議。

    葉笑一覺醒來,只感覺精神充沛,神完氣足,狀態簡直好極了,詫異地說道:“我能有什么事?沒事啊,好得很!”

    寒冰雪一臉不解的走出去。

    不過到了吃早飯的時候,玄冰也沒有露面,兩人到她門前敲門,沒有得到回應,及至推門進去一看,里面空無一人。

    連被褥都仍舊整整齊齊,毫無被使用過的痕跡。

    顯然,玄冰在昨晚吃完飯之后,就已經離開了,根本沒有在這里過夜。

    “她走了。”寒冰雪說道。

    “走了?”葉笑突然感覺一陣悵然若失。

    當真就這么無聲無息的走了?

    “昨晚我還跟她聊了一會,然后我也以為她休息了,沒想到竟然連夜走了。”寒冰雪說道。

    “聊了一會?具體聊什么了?”葉笑轉頭注視著他,追問道。

    寒冰雪登時一陣尷尬。

    還能聊什么?不就是我之前一不小心泄露了你的秘密,求人家保密去了。但寒冰雪當然不會甘心栽面,承認自己的錯誤,只是強撐著說道:“也沒啥,不過是一些風花雪月方面的事情……”

    葉笑意味深長的“哦”了一聲,道:“難怪你們一路上總是彼此作對,原來竟是如此,沒想到你手段至斯,更甚當年,竟連她也拿下了嗎?!”

    葉笑顯然是誤會了,寒冰雪瞠目結舌的望著葉笑,終于垂頭喪氣的說道:“老大你猜的太對了……”

    簡直沒法再對了,就是……您也太看得起我了吧?!

    可是這個啞巴虧,就只能自己吃了。

    葉笑哈哈一笑,心中登時釋然。

    心中那隱隱約約的“玄冰就是冰兒”的念頭,也就此消失得無影無蹤。若玄冰真的是冰兒,怎么會與寒冰雪說什么風花雪月?

    再說,這個想法的可能性本來就無限的接近于零,那純粹是自己的癡心妄想、一廂情愿,兩者之間的差異,實在是太大了……

    寒冰雪有苦說不出。

    昨夜哀求玄冰保守秘密,玄冰一臉的堅決,死活不答應,到后來寒冰雪干脆以拼命相要挾,玄冰就用葉笑威脅:“我真的不介意你動手,就是不知道你若動手,左近第一個倒霉的人會是誰呢?會是我嗎?!”

    于是寒冰雪立即老實了。

    因為第一個倒霉的一定不會是玄冰,只會是遭受余**及的葉笑,寒冰雪如何不明白這層道理,顯然,脅之以武,不但無效,反而被人反向脅迫!

    武力要挾無功,只得百般哀告,總算哀告得玄冰松口,寒冰雪被迫簽訂城下之盟,答應了玄冰若干條件……這才令到那位大姐大慈大悲心慈面軟的答應保密。

    這其中的苦楚,哪里可以與外人道啊。

    若是真被老大知道了,不笑話死自己才怪,自己這輩子不用再抬頭做人了;再說了,若是老大知道自己乃是因為一不小心被人套了話,說出了最大秘密才會如此,恐怕不僅不會有半點同情,只會更加變本加厲的教訓自己。

    這事情,無論如何都不能說!打死都不能說!

    寒冰雪心中暗暗下定了主意。

    反正玄冰這個女人跟老大以后接觸的機會絕對不多!

    也許就是一生一會,再會無期呢!

    我總能守得住這個體面地的。

    葉笑正要出去,眼睛余光一掃,卻發現玄冰房間的桌子上,壓著一張薄薄的紙張。

    葉笑不由走過去,拿起了這張紙。

    但卻立即愣住。

    因為,上面竟然沒有任何字跡,只有一個圓圓的墨漬,赫然醒目。

    除此之外,一個字都沒有。

    就好像是……一個人抓著毛筆,沾滿了墨,懸在紙張之上,想了許久許久,也不知道要寫什么,毛筆上的墨汁自然滴落……沾染了這一張紙。

    雖然沒有任何字跡,但葉笑看著這一滴墨漬,依然能夠感受到,玄冰鋪下這張紙的時候,應該是想要寫點什么。

    但她想了好久,卻不知道寫什么;那么,當時的玄冰心中一定矛盾的難以自抑。

    玄冰在矛盾什么?

    葉笑心中在猜測,但卻根本猜不到任何頭緒。

    ……

    …………

    <今天是我們紫諾盟主和三公子不煽情的生日,讓我們祝福他們生日快樂。>

    [零零中文手機版 m.00zw.com]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