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網 > 天域蒼穹 > 正文 第1578章 誤會越多越好
    想要支撐這么多人的吃喝拉撒一應開銷,想想也能想到那是一個多么龐大的數字……單純每一天的吃喝,哪怕是不含任何靈氣的飯食,在普通人看來也都是一個不菲的數字……

    更別說葉笑為了讓他們實力增長快,每一頓飯菜都是那種飽含靈氣最上等的伙食……

    這位表現得財大氣粗的葉公子,骨子里早已經是火燒眉睫,隨時可能變成一個徹頭徹尾的窮逼……

    所以他剛才那句話的真相應該是,其他什么都不缺,就是缺錢才恰如其分!

    “那……葉公子您的意思?”簫公子不錯神地盯著葉笑手中的乾坤鐵,眼睛都已經綠了。

    那份渴望,幾已經是筆墨難以形容。

    買,出多少錢人家也不肯賣!

    搶,不敢搶!偷,沒膽偷!

    因為,惹不起。

    而最糾結的還在于我偏偏就需要這個東西,沒它不行,沒它不成事。

    簫公子一時間愁腸百結。

    若對面之人不是葉家公子,簫公子現在什么都干得出來!

    莫說強取豪奪,就算當真殺人越貨又算什么?

    在無疆海這種地方,殺死幾個人本就是最尋常不過的事情。

    正是明白這點,簫公子心中固然對葉笑這種趁火打劫的行為恨到了極處,卻也理解到極點,異地處之,或者自己會干得更過分也說不定。

    形勢比人強,如何能奈何,只能忍氣吞聲。

    “我的意思?!,我啥意思,其實還不就是沒啥意思。”葉笑想了半天,斜著眼看了半天簫公子,道:“你都說了你有難處,有不得已的苦衷,本公子最講道理,就不是那種強人所難的人……”

    所有聽到這句話的人,無論是簫公子一行三人,還是君主閣所屬眾人,全都差點就哭了。

    您都這樣了,居然敢自言是最講理的人?

    這話是怎么說出口的呢?!

    “這樣吧,這方乾坤鐵承惠四十萬紫靈幣。”葉笑活像是吃了大虧,一臉的勉為其難:“拿得出來,你就拿走乾坤鐵,拿不出來,則自行請便。”

    多少?!

    四十萬紫靈幣!

    簫公子心臟下意識地顫抖了兩下。

    不過就是一塊乾坤鐵,難道用了就能長生不老壽與天齊?

    這混蛋怎么敢開口,怎么好意思開口呢?

    這已經不是單純的獅子大張口了!

    根本就是一張口就要平吞整個天下的款……

    正在簫公子猶豫,只聽葉笑皺眉,悠悠道:“我開四十萬這個價錢會不會有點偏低呢,要不再……”

    “公子盛情厚意,我買!”簫公子情急之下,立即開口示意。

    一邊的水中雙豪仍是不做聲,只是臉色愈現復雜。

    這哥倆平生從來就沒有這么憋屈過,現在被憋屈了,偏偏還不敢作,滋味自然更甚一籌……

    一塊乾坤鐵,縱使分量較大,滿打滿算也萬萬不過五六萬紫靈幣的行情……

    如今,這位葉公子將成交加強一口氣翻了將近十倍。

    偏偏簫公子還就……買了!

    那架勢,根本就是迫不及待,上趕著買的!

    早知如此,你叫我們兄弟過來做什么?陪你憋屈陪你尷尬陪你郁悶么?

    兄弟兩人此際看著簫公子的目光,盡是一片怨念深重:到了到了,咱們兄弟只是做了一回來陪著你的布景板嗎?!

    除了陪著你罰站,啥用也沒有……

    兄弟兩人同時感覺:這……可真是日了狗了!

    ……

    半晌之后,簫公子臉色僵硬的“滿載而歸”;葉笑仍自一臉淡然,悄然返回生死堂,揮揮袖不帶走一片云彩……

    嗯,此際兩袖金風,想要揮揮袖貌似比較考量袖子的質量了!

    別看葉笑故意做出一副淡然,滿不在乎的德行,實則心里早已樂開了花,今天這筆財,得真他么的一個爽!難得有這種傻缺,送上門來被宰。

    若是每天都有這樣的傻缺登門豈不是好,每天來個十個八個那也是不嫌多的啊!

    水中流和水中天兩兄弟一臉的晦氣,郁悶至極地跟著簫公子走出君主閣大門,一張臉黑得好似鍋底一般。

    才一出門就火了。

    “簫公子,咱們兄弟此行乃是來做打手的,可不是來做出氣包的!簫公子,您這事兒做的實在不地道,咱們兄弟倆的細微名聲,可是都陪著你丟盡了……”

    簫公子此際何嘗不是無限委屈:“你倆當我好過嗎?誰能想到素來獨來獨往的步相逢居然能夠找上一位這么硬的靠山?那可是葉家啊!隱遁紅塵十萬年之后再現塵寰的垂天之葉,我是萬萬沒膽量敢觸他們的霉頭?他們此際多半還在想辦法找人立威呢……今天要不是我委曲求全,咱三個就成了人家立威的對象了……到那時候,抱怨也只能到九幽地府了……如果你倆實在氣不順,大可返回頭去大開殺戒,反正就君主閣現如今的人手斷斷不是你們的對手,但話一定得說好,你們兩兄弟的決定跟我一點關系都沒有,行不?”

    兄弟兩人聞言心下自然更是不悅,但兩兄弟也是久歷江湖之輩,洞悉世情,如何不知道簫公子話雖難聽,卻是至理,兩兄弟當下,齊齊嘆了口氣,歸于默默不語。

    “哎!”

    這一聲嘆,卻是嘆得蕩氣回腸,個中的復雜程度,委實非常人可以想象的。

    ……

    幾個老頭子瞪大了幾雙老眼,眼白白地看著葉笑就這么光桿司令的強勢出去,一派囂張跋扈,氣焰萬丈,無理取鬧,仗勢壓人,咄咄逼人,翻手為云,覆手為雨……居然就這么生生將一個危機應付了過去,甚至還賺了比乾坤鐵的真正價值差不多十倍的凈利潤……

    幾個老頭都是佩服得五體投地蔚為奇觀嘆為觀止。

    “真是犀利!”關老爺子捋著胡子:“就算換成我,易位處之恐怕也會以為這里面藏著多少天帝級別伏手暗招呢……誰能想到,擁有這樣氣勢的人,其實只是光桿一條!手下修為最高的,也才不過圣級二品?這個逼裝得霸道,霸氣,霸凌天下!”

    “的確是犀利!”

    宋老爺子臉色凝重:“我看到的卻不是所謂的智慧勇氣,而是那份……無窮無盡的底氣!生來便有,與生俱來的底氣!”

    幾個老頭聞言齊齊默然點頭。

    是的,若是沒有真正的底氣,誰又能當真囂張得起來?8

    


    [零零中文手機版 m.00zw.com]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